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技術應用 > 正文

北京生物醫藥服務鏈

發布日期:2017-06-13 來源: 醫療器械招商産業網 查看次數: 1108
核心提示:  服務産業與核心産業關聯表專業服務PDS(新藥開發系統性服務,針對P的專業化服務)關鍵技術(如基因組測序、生物芯片、給藥系統、工程化技術等)專業成果轉移、轉化專業市場營銷其他支撐服務實驗動物試劑供應

  服務産業與核心産業關聯表專業服務PDS(新藥開發系統性服務,針對P的專業化服務)關鍵技術(如基因組測序、生物芯片、給藥系統、工程化技術等)專業成果轉移、轉化專業市場營銷其他支撐服務實驗動物試劑供應儀器設備制藥設備專業風險投資其他(含醫療)共性服務法制環境金融環境政策信息(電子商務等)吸引外資加工業空間成本人力資源成本資産重組其他一、生物醫藥産業鏈構成概念爲便于研究生物醫藥産業各要素的關聯及發展規律,在研究中關村生物醫藥産業的過程中,我們引人了波特企業價值鏈的理論,提出“四三二”

  構成的特點。“四”即生物醫藥産業包括創新、制造、流通和服務四個環節。

  從上下遊關系上講,包括上遊創新階段、中遊制造(産業化)階段、下遊産品市場化和醫療服務階段。三階段之間存在著成果的轉移、轉化和産品的市場化兩個環節:“三”即核心産業由中藥與天然藥物、生物技術、化學制藥部分構成:“二”即爲産業形成同時,需要兩個必要支撐服務體系(即服務鏈),一是高新技術企業發展的共性服務體系(創業孵化體系、創新服務體系),二是生物醫藥領域專業的服務體系,一些相關産業如試劑供應及生産、儀器設備、實驗動物、新藥開發的系統服務(PDS)等,均是圍繞GLP、GCP、GMP、GSP等核心工作,通過提供産品和技術來支撐産業鏈的。醫療服務産業是另一個巨大的産業,在此不做深入探討。

  二、服務體系與産業鏈關系高技術行業的發展離不開技術支撐。生物醫藥産業關系到人民健康的安全。在研發、生産、流通、使用等各個環節中均要求進行高技術標准的質量控制,以保障人民用藥的安全、有效、可控。針對生物醫藥行業受國家管制較多的行業特點,産業鏈各個環節均要求執行以4P(GLP、GCP、GMP、GSP)爲代表的技術性較強的規範,故對專業性服務需求很大,具備培育形成産業的條件PDS與新藥研究開發、産業化、市場化進程關系圖:科技型企業是北京生物醫藥産業的典型代表,近兩年增長勢頭良好,一大批爲高新技術企業提供政策服務、孵化環境、風險投資、知識産權、成果轉移等專業化、高效服務的機構應運而生,爲科技型企業的生存和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條件。這一方面作爲高新技術産業的共性問題,本文專題報告不做深入探討。

  北京擁有一批服務機構:形成、進度、質量起到了必要的保障作用。在項目創新、轉化、生産、市場化等關鍵增值環節上缺乏針對性強、高效的新藥開發服務系統(PDS),圍繞4P工作,如專業化動物實驗、新藥報批、臨床實驗、新型給藥技術等。具有上下遊的聯動關系。

  相關産業通過服務形式與生物醫藥産業産生聯系。每一項支撐服務專業技術的背後往往有一個技術平台,甚至一個産業,如試劑供應、實驗動物、制藥設備、輔料、包材等。它們的主要以産品、專有技術等形式向生物醫藥産業提供必要的支撐,故生物醫藥産業的發展離不開支撐産業的協同發展。

  風險投資産業呼喚專業服務機構。風險投資公司缺乏專業化的風險投資及評價隊伍,對具有高成長性的項目無法預見及實施有效控制。造成投資時謹慎有余,投資後控制不足,索性不投資的局面。目前,風險投資機構面對高科技、高風險的生物醫藥項目的共性問題是"關注有余,實際操作不足".一方面高科技風險投資受大環境影響,投資者難于承受長期投資和資本回報率低的風險和壓力,造成大量資本閑置。另一方面,卻有大批優秀項目由于缺乏創業資金而無法成長。反映出中關村大批的風險投資公司缺乏專業化的風險投資隊伍及評價體系,對具有高成長性的項目無法預見及實施有效控制,造成投資時謹慎有余,投資後控制不足,索性不投資的局面。北京風險投資機構的經理人們戲稱2001年爲"管理年",表現出目前風險投資不"風險的無奈。

  三、北京生物醫藥産業服務體系北京及中關村生物醫藥産業鏈狀況評價一級二級狀況專業服務體系專業技術服務有基礎,但未形成産業ros(新藥開發系統性服務)配套不足。專業水准參差不齊,服務質量難以保障專業成果轉移、轉化服務缺乏專業化渠道,成果轉化率低相關産業配套實驗動物尚未形成産業,但以北京實驗動物中心爲代表的機構具備産業化的基礎和優勢。目前已可供30-50萬只規模。

  試劑供應幾乎不存在服務體系,海關沒有服務意識。國産規格、質量不能滿足需求,關鍵、核心試劑對進口依賴性大,受制于人。當前應注重建立試劑的快速供應渠道。

  儀器設備無論是研究、還是制造關鍵設備大多依賴進口。且設備閑置率高專業風險投資風險投資受自身機制和專業所限難以評價及控制風險。

  其他共性服務體系優勢沒有充分體現,劣勢問題突出法制環境規範政策穩定金融環境寬松信息快捷政府服務體系完善、但效率不高加工業空間成本高人力資源成本較高狀況評價:北京目前已經形成如維通達生物、北醫聯合生物、本元正陽、德衆萬全等一批代表機構,但專業服務産業總體處于缺乏必要的行業規範、缺乏立足專業的服務隊伍、信譽度普遍不高、不成體系的現狀。

  與國內醫藥産業領先地區之一上海比較,京滬兩地具有法制環境規範、政策穩定、金融環境寬松、信息快捷、政府服務體系完善、加工業空間成本、人力資源成本均較高等共性環境。但據調,普遍反映上海發展環境優于北京,應從北京政府服務體系雖然完善但效率不高,及空間成本過高方面得到解釋。北京雖然集中了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衛生部、勞動與社會保障部、國家計委、國家經貿委、科技部等國家藥品研究開發、生産、醫療等行業的主要管理部門,但條塊分割現象依然存在,雖然北京生物工程和新醫藥産業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能夠作到調動北京在此領域的政府管理服務體系,“全市一盤棋但在調動整合中央在京和地方資源,建設”大北京“的工作上,還沒有深入人心,得到貫徹。相反,卻是劣勢問題成爲突出矛盾;京滬兩地生物醫藥産業服務市場均未發育成熟,在相關産業提供的支撐方面,北京弱于上海,加之上海的商業氛圍及成果轉移及知識産權交易市場較北京完善,故上海在高新技術成果轉化方面領先于北京。

  服務産業尤其是專業化服務水平,是體現和提升北京生物醫藥産業鏈競爭力的關鍵。北京在PDS及相關領域。具有比上海更多的技術、資源和人力潛力,而目前並沒有充分顯現,服務産業不發達,已成爲制約北京生物醫藥産業快速發展的瓶頸之一。利用北京創新技術應用在産業鏈的關鍵環節,以優化産業鏈結構、提高效能。

  如生物技術應用于傳統發酵産業,能夠使産率呈幾何數量級的提高等。同時更要重視創新在第三産業(即服務産業)的應用,科技型創新企業是北京的特點,服務鏈上下遊配套是科技型企業快速發展的必要支撐,同時也是培育創新環境和發揮北京地區高素質人才密集優勢的重要舉措。應當在産業鏈及支撐環節的關鍵部分(如實驗動物)有所突破,帶動北京生物醫藥産業鏈競爭力。

  醫療服務無疑也是生物醫藥産業鏈不可分割的部分,加入WTO後,隨著醫療體制改革的逐步深入和醫藥市場的逐步規範,一個巨大的醫療産業必將浮出,隨之形成新的健康産業格局。

  屆時,生物醫藥産業的終端服務與圍繞産業鏈的專業服務必將彙聚成包容、支撐整個鏈條的服務産業,從而成爲北京生物醫藥産業重要組成部分。

  (責任編輯鄧愛華)

網頁評論共有0條評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