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市場分析 > 正文

醫治過度醫療需要制度藥方

發布日期:2016-08-01 來源: 醫療器械招商産業網 查看次數: 1176
核心提示:違規收受服務對象禮金,醫院科室過度醫療,利用職務便利虛報冒領獨生子女費……7月21日,西安市新城區、碑林區、蓮湖區、雁塔區紀委通報了今年以來查處的29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侵害群衆利益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典型案例。華商報6月報道的西安華都婦産醫院過度醫療案名列其中,該院主要負責人張秋霞受到黨內警告處分。醫院科室過度醫療,醫院負責人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這對過度醫療具有一定

  違規收受服務對象禮金,醫院科室過度醫療,利用職務便利虛報冒領獨生子女費……7月21日,西安市新城區、碑林區、蓮湖區、雁塔區紀委通報了今年以來查處的29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侵害群衆利益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典型案例。華商報6月報道的西安華都婦産醫院過度醫療案名列其中,該院主要負責人張秋霞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醫院科室過度醫療,醫院負責人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這對過度醫療具有一定的警示作用。但是,與過度醫療的危害相比,警告處分的處理顯得有些客氣。

  在現實醫療生態中,不僅西安有醫院涉嫌過度醫療,過度醫療俨然成了一道見怪不怪的風景。國家衛計委發言人姚宏文曾披露,我國城鄉居民用藥知識普遍匮乏,用藥行爲不規範現象普遍存在。本來口服藥就能治病的卻去肌肉注射;本來肌肉注射能治病的卻去輸液;便宜藥能治病的也要用貴藥;一個普通感冒就從患者的口袋裏掏出上千元。除了過度用藥以後,醫生還熱衷過度檢查,特別依賴醫療設備,望聞問切與傳統的醫療檢查手段都抛之腦後。對患者動辄做全身檢查;普通檢查能解決問題的,也要做高級檢查;重複檢查、做與疾病無關的檢查等等。過度用藥、過度檢查等過度醫療行爲降低了患者身體免疫力,增加了患者經濟負擔,也暴露了醫院斂財急火攻心、醫生對患者缺乏責任心的醫療現狀。

  醫院偏離救死扶傷的軌道,醫生創收思維作怪,依靠過度醫療賺錢,讓人心裏添堵。病人需要做什麽檢查,用什麽藥,做什麽治療,本應根據病人具體的病情來決定。而且從尊重病人的知情權與選擇權的角度看,醫生在治療患者時應先詢問病人的相關病史信息,征求病人的意見,向病人說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上來就給患者開大檢查單,插管輸液,威脅患者如果不住院、不做手術的後果如何如何,顯然不合理,也不正常。

  但是,患者要不要做檢查,要不要輸液,要不要住院,往往由醫生說了算,患者沒有話語權。由于醫患之間信息不對稱,患者對醫院潛規則知之甚少,如果不是收費太離譜,不小心暴露了過度醫療真相,更多被過度醫療的患者還蒙在鼓裏。

  在看病貴的大背景下,過高的醫療費本已讓許多家庭不堪重負,醫院再對患者過度醫療,只會讓不堪重負的患者雪上加霜。這不僅違背醫院救死扶傷的宗旨,更是在逼退醫德。且不說有部分醫生本身就熱衷于從過度醫療中牟利。在醫生收入與醫療收入挂鈎的語境下,就是正直的醫生難免也會蛻變。過度醫療與經濟利益驅使、醫德缺失不無關系。

  過度醫療也暴露出當前醫療機構的積弊,特別是主管部門監管不力的積弊。由于政府醫療投入不足,醫院被默許了以藥養醫、以檢查賺錢等創收政策,而監管體制又不健全,醫院與醫生的違規成本太低,導致過度醫療有恃無恐。

  應該說,政府與衛生部門認識到了這些問題,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效果不明顯。究其原因,我認爲主要是監管部門措施不夠強,執行不夠嚴。就連曾參與處理上海協和醫院過度治療案的上海市衛生監督所副所長李力達也承認,“由于每個病人都有獨特的個體情況,要證明醫院確實屬于違規操作具有一定難度”。看來,由于監管沒有標尺,連監管部門自身也“無計可施”。監管缺位,監管標准不明晰,過度醫療難免泛濫。

  要破解過度醫療的難題,除了需要患者自身不要迷信過度醫療以外,更需要制度路徑。一方面監管部門對過度醫療的處罰不能止于對負責人警告處分了事,而要對違規醫院和相關責任人嚴格問責,並引導群衆參與監督,讓醫院與醫生形成過度醫療對己不利的概念;另一方面,政府要加大對醫院的投入與補償力度,減少其對過度醫療的依賴心理;此外,還要督促醫院改革內部分配制度,引導醫生從過度醫療牟利向憑醫療技術和醫療服務獲取報酬方面轉變。

  轉載請注明出處:HC3i中國數字醫療網

網頁評論共有0條評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